孙瓜

看了上清华 微博@孙瓜Tempo

就算时间换着千百种花样度过,那在一起的七八年他们也绝对相爱过,就算日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那在一起的七八年他们也绝对相爱过,何止七八年,出道三年,相识七年,在之后的每一年的每一个日日夜夜,他们也绝对相爱着。



别打我,我是友军!



最近发的这几种糖正好是我爱吃的口味,换着带的帽子,死命追着韩彬一个人跑,握紧的食指,摸进金知媛xi袖口的手,桌子边趴在一起,还有交换着用的手机,想想都开心啊!!!

我攒的大招的片段片段片段【双B

片段,尝尝鲜,这次成功申请到了小绿标,庆祝一下!






“金某惭愧,是一桩家务事。”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晃的金知元犯晕。

「“家里的长子离家出走了。”车上,金东爀整理着信息。」

“犬子金韩彬性情顽劣,不愿意继承家业,跑去国外做了战地记者。”

「“NOKi集团靠高新技术开发起家,现在经营着包括智能电子、IT技术、大型器械以及部分军用加密通讯设备在内的多项支柱产业,身价至少这个数。”

宋尹亨比了比手指。」

“如今,那片地区真的局势动荡起来,跨了两个国家,又是家里的私事,无论求助哪国的警察和军队也根本不可能获得帮助,所以金某只好寄希望于诸位,恳请诸位前往该国,把犬子平安带回。”

「“皇太子啊我操。”具晙会吐槽。」

“金先生您的心情我能理解,Y国的政局变动我们也是听说了的,政府军和恐怖组织打成一团,如果入境,免不了要交火。”宋尹亨适时的顿了一顿。

「“让他翻倍,这趟活儿不好跑。”金知元插了一句。

“三倍吧。”具俊会伸手弯下宋尹亨的两根手指。

“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定金到手立刻给你们买新玩具。”宋尹亨打了个响指。」

“价钱的问题,都好商量,主要是犬子的人身安全。”

“金先生能找到我们,也必定是了解过不少消息的,这趟活儿有多难您比我们清楚,明人不说暗话——三倍,先付一半,人送到您面前之后再给另一半,除了佣金其他的我们都不会肖想,行有行规,我们干净做事。”金东爀一字一句地说完。

果然,眼前这位长者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眨眼不过三下,便点点头。

“行有行规,我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谈生意总是用不到金知元和具晙会的,但是总要有个人在那撑场面,一言不合打起来也有个照应,今天金知元偷懒了,溜出来瞎逛,郑粲右没有出面,他正窝在车里彻查这位皇太子的信息。

金知元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向对面墙壁上的一副巨大的油画,画中海面上的众多渔船信号灯像是熊熊燃烧的不知火,他吹了声口哨,耳朵里微型耳麦响起了郑粲右的声音。

“别打主意了,仿的。”

“操。”金知元笑着骂道,转过身,“汇报汇报工作。”

“学习好,家境好,脑子不好,有理想,有抱负,没有脑子。”
“追梦追到战区,真应了那句话。”
“年轻就要拿命拼。”

“虎逼。”金知元沉默了一下,补了一句。

他看到那副画的右下角写了一句话,BE NIHILISM BE I。
有个单词不认识,可他没打算查。

大家好,我有理由说我那辆车不是破车了,因为韩彬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桃子!!!!

错位感知【双B







源于一次临时起意的捕获。

 

 

 

 

 

 

晚上,他们七个聚在楼上的客厅看电影,闪灵。

 

 

 

糟糕透了对吧?

人类为什么总是要折磨自己呢?

 

 

 

金知元垂下视线,拒绝参与其中,空调的冷气很足,客厅连灯都不开,值得庆幸的是关闭了摄像机的日常里,金韩彬选择了和自己挨着坐,脑袋歪在自己肩膀上,他伸手去找金韩彬的手,借着电视那点光亮摸摸索索,那微微发凉的指尖就自己缠了上来,金韩彬捏着金知元的手腕,轻声问。

 

 

 

“哥害怕?”

 

 

 

金知元不太喜欢这个词语按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喜欢金韩彬,他扯谎道。

 

 

 

“…有点。”

 

 

 

“都是假的,别怕。”

 

 

 

真就哄起他来了,金知元转转手腕,金韩彬就伸出食指去扣他的手掌心,眼神在偏蓝的荧光下显得格外湿润。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https://m.weibo.cn/5513900080/4253300654332193"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a>









终于一次有目的地豢养。









————————————

我操写的稀烂,稀烂啊稀烂,我真的不适合这种器官名词比较直白的车,也不适合这种跑完全场的车,更不适合只描写没有比喻句的车,太垃圾了写的实在是太垃圾了,我检讨,我检讨!

这不是我要攒的大招,这是我应了某位朋友的建议想狂野飞车而带来的破产性灾难,是写手的技术性晚节不保和飞车党的名誉全毁!

救命啊,大家凑过看吧,只是车而已啊,我怎么能写这么烂啊!可是从来没想过一辆破车开三千字啊!三千字必须要发出来大家一起品品了!

这个月无颜再见大家…



重改了一下,又发了一次外链,然后外链格式就不统一了,不过点进去能看,什么时候不能看了大家留言,我再发一次,评论我也再放一个以防万一,比心!

这是什么豌豆射手?❤

就真的,做我的猫吧?

金韩彬到底对自己的长相有什么误解?就这截图这角度这出尘的气质我他妈恨不得把他装麻袋里带走!

收到了夏天的礼物呢!一份自制海报!想要好好珍藏所以转载过来了!万分感激!


urssweet:



@孙瓜 
《nobody love me》

送给我滴打啵b启蒙孙瓜老师的夏天礼物


午夜太阳【双B

 

 

 

 

 

 

又名恋爱博弈论。

 

 

 

 

 

 

首先从接吻开始。

 

 

 

 

 

金知元走到YG大楼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今晚要拉着金韩彬回去睡觉。

 

 

 

字面意思上的睡觉。

估计金韩彬现在也不想跟他做什么别的运动。

 

 

 

感激忙内吧,凌晨一点多还能给开家门的孩子不多了,当然为了让敲门声穿透郑粲右的游戏耳麦,他还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宋尹亨的美容觉时间被搅的稀碎,他答应明天买两盒韩牛赔罪,并且把大门上的脚印全部擦干净。

 

 

 

看到依旧空空如也的卧室的时候,金知元气得骂出来了西班牙语,他很恼火,恼火得他的轻微胃炎都随时能变成胃穿孔,你他妈是Indian boy又不是American boy,连着四天晚上不着家,躺你床上都堵不到人,我还有脸在Virginia混吗?

 

 

 

就在他回想着自己为什么会西班牙语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金振焕那句。

 

 

 

“有你哭的时候。”

 

 

 

 

 

 

 

 

故事的开头源于碳酸饮料似的情愫和曼妥思糖一般的荷尔蒙。

同处一室下,少年间朦胧的爱意几乎要瞬间涌出胸膛。

 

 

 

“Bobby哥。”

“要尝尝我新换的唇膏吗?”

 

 

 

我想要亲吻。

 

 

 

操。

漂亮的直线球一杆子怼到心窝。

金知元甚至觉得心脏都早搏了两下。

 

 

 

金知元眨了眨眼,有些疑惑,但绝不是嫌恶,他把表情控制的很好,金知元从来不会拒绝金韩彬的,大家都知道的,可大家不知道金知元从来不拒绝金韩彬的原因,因为是一起成长的弟弟吗?

 

 

 

怎么可能。

 

 

 

金知元后退着关上了卧室的门,倚在门板上,舔了舔嘴唇,笑了起来,他说,“好啊。”

 

 

 

没有拒绝,金韩彬甚至看到了那般鼓励的眼神,他就看着那样的金知元,慢慢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颤着呼吸贴过去,眼前的人越来越近,近到他能感受到金知元呼吸的温度,炽热地扫在他的人中和下颚。金韩彬垂着眼,听着耳边两个人越来越不安稳的呼吸,金知元能隔着那层薄薄的眼皮看到那来回滚动的眼球,他缓缓开口——

 

 

 

“不知道该看哪儿了?”

 

 

 

那两片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嘴唇一张一合,抵着下门齿内测的舌尖像是一尾游鱼,如果金韩彬抬头的话,应该是一双狭长的眼睛,内眼角弯下一道小小的钩,几乎看不出来的内双,乌黑水润的瞳仁,分明不笑的时候也很好看。

 

 

 

他们为什么总是要你笑呢?

 

 

 

“那就闭上眼睛。”

金知元又说了一句。

 

 

 

金韩彬以为自己不会听话,可是偏过头亲上去的一瞬间,他真的闭上了眼睛,像是印证什么一样,嘴唇覆盖着嘴唇停留了好久,柔软的触感和想象中一样,接着一下又一下,反复地轻啄着,他手肘抵在金知元肩窝后的门板上,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金知元不作为地垂着手,手腕和指尖却在微微用力。

 

 

 

金韩彬真他妈乖。

 

 

 

金知元探出舌尖,划过金韩彬的下唇,金韩彬几乎是抖了一下,张开门齿,迎接侵略,那尾鱼终究游进了自己的嘴里,嚣张恶劣,掀起风浪,他吮着那舌尖,又伸出自己的舌头去做周旋,一种奇妙而暧昧的水声出现了,金韩彬空握了握手掌,他第一次如此想抓住些什么,有温度的东西。

 

 

 

金知元直接抬手搂住了金韩彬的腰,右手沿着脊椎一路向上,他不再满足这个合乎情止于礼的吻,如果手掌和指尖不做点什么的话,这个吻将毫无意义。

 

 

 

金知元抱着金韩彬一步一步向前,金韩彬伸着胳膊揽住了金知元的脖颈,跟着一步一步后退,身体遵从本能的驱使,想要进行最大限度的皮肤接触,想要缩小彼此之间每一丝每一毫的距离,这一瞬间金知元甚至嫉妒金韩彬身上这件白T,因为它分明离他更近。

 

 

 

我想给你的何止亲吻。

 

 

 

被推倒在床,金知元压在金韩彬身上,抬头结束了这个非传统意义上的初吻。

 

 

 

“…没什么感觉,也就那么回事儿?”

 

 

 

有本事把气喘匀了再说。

 

 

 

“…那回事儿我们还没做呢,你没感觉也很正常。”

 

 

 

第一回合,金知元win。

 

 

 

 

 

 

 

 

有一就有二,接着就是三四五六七,没有什么借口,也不存在扭捏,金知元不断的纵容引领着金韩彬的乐此不疲,一旦没有第三人在场的地方,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地靠近对方,躲在角落里纠纠缠缠,口唇之下的欲望在养分滋养下茁壮起来。

 

 

 

“我喜欢你。”

“金知元,我想和你在一起。”

 

 

 

金知元心想,那可不行,因为你我都快得心脏病了,你要陪我去医院吗?

 

 

 

他笑着点头,却说。

 

 

 

“我们韩彬能给哥什么吗?”

“没有鱼饵,哥是不会咬钩的。”

 

 

 

彼时的金韩彬还只是个想要得到肯定和认可的小男孩,宇宙的万物和他没有交流,风中的自由也不是他想要的归宿,他看着金知元,那眉眼和笑容带着灿烂又蓬勃的温度,他也笑啊,俯身去啄金知元的嘴唇,最热烈也最勇敢。

 

 

 

“哥想要什么?”

“我做哥的鱼饵。”

 

 

 

 

 

 

一个奋不顾身。

一个慷慨赴死。

 

 

 

两个年轻人决定参与一场你死我活的爱情游戏,模式是双人,难度是easy,血量有限,可命却有无数条,two is better than one,但是,这次是对抗赛。

 

 

 

金知元把金韩彬那两条细瘦又匀称的小腿架在肩膀上,然后享受着亲手把这双腿打开的全过程,缓慢,煎熬,羞耻,又期待,看啊,金韩彬把他的全部给自己了,看着金韩彬那已经开始哭泣和颤抖的小家伙,他的心脏真的要生病了,那种澎湃的喜爱满溢整个心房,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只希望他运转过载的心脏不要耽误他兄弟的勃*。

 

 

 

“韩彬,你该多说说喜欢哥才对。”

可金知元从来不愿意好好说话。

 

 

 

金韩彬仰头露出漂亮的颈线,发梢随着动作的起伏而欢快地跳跃着,他有点承受不太了这样猛烈的程度,他要被名为金知元的海洋淹没了,凉爽的海水灌了进来,他隔着几乎能要了他命的海水听清了金知元的话,紧接着他被一把拽出了水面,还没来得及换气就让金知元控制住了唇舌,同频率的颤抖之下,金知元把一切都交代在了金韩彬身体里。

 

 

 

金知元沉重地喘着,他看着身下乱七八糟的男孩,满身的痕迹都是他的战利品,失神的双眼和湿润的唇舌连同脆弱的呼吸都属于他一个人。

 

 

 

他终于明白,这世上没有比得到金韩彬更开心的事了。

 

 

 

可那男孩也只是轻轻地回道。

“哥也没有告诉我,哥有多喜欢我啊。”

 

 

 

轻的像叹息一样。

 

 

 

等等,虽然他很卖力,可是——

 

 

 

第二回合是不是平局了?

 

 

 

 

 

 

 

 

这种事上真的没有常胜将军。

 

 

 

“他那句话什么意思?”金知元就要捏爆手里的牛奶盒。

 

 

 

金振焕无话可说,“你是不是觉得被猜透心思很丢脸?”

 

 

 

“不对。”

具晙会看了一眼只增不减的体重秤,翻了个白眼,只是这白眼翻得慢了一拍,金知元甚至有点想对号入座,他觉得这白眼是翻给自己的。

“Bobby哥只是觉得,表现得太喜欢了会看起来有点蠢。”

 

 

 

金振焕突然就想鼓掌,他点点头,看着眼睛瞪大了一圈的金知元,说,“弟弟,有你哭的时候。”

 

 

 

 

 

 

 

 

小气鬼。

 

 

 

金韩彬在他那本满目疮痍的粉色歌词本上写下了一句。

 

 

 

我爱上了一个自私的家伙。

 

 

 

“所以,那个自私的家伙到底怎么自私了?”郑帝元问他。

 

 

 

“大概——”

 

 

 

金韩彬在努力回想,他们做了一切情侣该做的事情,拥抱,亲吻,*床,买情侣衣服和鞋子,交换手机来用,甚至解锁都存有对方的指纹,金知元从来不拒绝他的任何要求,陪他通宵看金知元觉得最无聊的爱情治愈片,或者帮他练overwatch的狂鼠小号,一路从青铜刷到了钻石,想要VR游戏,直播一结束就拿着手机下单,就连经常买的冰美式都能由着他换成巧克力冰沙。

 

 

 

主动的一方总会有困惑的时候,日久天长,这种感觉渐渐得以清晰明朗地描述出来——

 

 

 

如果不主动索取,就不会有收获吧?

 

 

 

“他可能不怎么喜欢我。”

“大概就菠萝果啤对比烧酒的感觉。”

“风轻云淡的酒精度数,让我觉得很不真实。”

 

 

 

“别扭什么呢。”

“你还是小孩儿吗?”

郑帝元看向他。

 

 

 

“我的想法没有漏洞,”金韩彬看过去,一副要讲道理的样子,“哥要反驳我吗?”

 

 

 

郑帝元摇了摇头,他心想,孩子啊,爱情可不讲道理。

 

 

 

 

 

 

 

 

他们做了一切情侣该做的事情,比如,冷战。

 

 

 

冷处理真的是再好不过的办法了,少见面,少说话,少腻歪,先把对彼此的感觉想明白,然后去找最有效的解决办法,不对吗?

 

 

 

金韩彬几乎要为自己鼓掌。

 

 

 

 

 

 

那天傍晚,金知元上楼去找金韩彬,结果人又不在,他索性躺在床上等他,直到等睡着了都没等到人,再醒来已经是半夜了,他下意识地没有动作,仔细听了听,耳边并没有熟悉的呼吸声,他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他想见金韩彬,又怕金韩彬冷着一张脸跟他聊,金韩彬理智起来是六亲不认的。

 

 

 

之后,大概有四五天没跟金韩彬正经搭过话了?发消息不回,又不太想打电话,上楼了几次,不是扑了个空,就是干干的一句问候,“Bobby哥来了。”

 

 

 

“哭吧,哥不会瞧不起你的。”

每次看到金知元炸着个头发下楼了,金振焕都会坐在沙发上冲金知元这么来一句。

 

 

 

“操…”

 

 

 

“你就没试着发个消息解释一下?”

 

 

 

“我喜欢当面说…”

 

 

 

“那你还是不怎么着急。”

 

 

 

金知元坐在地板上看手机,抬头看了一眼金振焕,那位迷你大哥笑得神他妈像三神奶奶,金振焕打侧一仰窝进了沙发里,伸了个懒腰。

 

 

 

“你老这么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我要是韩彬,我也烦了。”

 

 

 

胜券在握。

是因为金知元知道金韩彬有多喜欢自己。

胜券在握。

是因为金知元知道自己有多喜欢金韩彬。

 

 

 

这种单方面的胜券在握,狡猾又卑鄙,却让他守住了一份安全感,就算他看起来有多么自由散漫,他也有很多软肋和心事不愿轻易示人,待人热情开朗并不意味着他是什么乐于交付真心的性格,他会因为一个瞬间喜欢上金韩彬,却会在长久的陪伴和流水一样自然的亲近中不断确认爱意,他不想告诉金韩彬他有多喜欢他,可他真切地想念他和金韩彬在一起每分每秒。

 

 

 

他想过,把这些慢慢地都告诉金韩彬。

 

 

 

告诉金韩彬他有多在乎他。

告诉金韩彬他想带他一起迎接小侄子的出世。

告诉金韩彬他家冰箱上右上角的米奇冰箱贴都是他给他买的。

告诉金韩彬他又买了一双五彩斑斓的情侣鞋等着儿童节的时候送给他。

 

 

 

操他妈,他都没来得及,他太得意忘形了,恶劣的小心思戏折腾个不停,看着金韩彬生气的模样让他上瘾,然后——

 

 

 

就都被他搞砸了。

 

 

 

不开心就说啊。

你那漂亮的直线球呢?

 

 

 

第三回合,金韩彬win。

 

 

 

 

 

 

 

 

金知元在YG大厅里兜了两圈,看了眼手机,快两点半了。

 

 

 

“小气鬼。”

 

 

 

金韩彬看了眼手机,心里骂了句操,他不打算回复,一句句的打字还不如当面聊来的实际。

 

 

 

“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你先说谁是小气鬼?”

 

 

 

“我,金知元,又小气又自私。”

“我喜欢你,金韩彬,我特别喜欢你。”

“如果没能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就分开的话,太遗憾了。”

 

 

 

 

 

 

“我已经不是那个喜欢直线球的小鬼了…”

“我现在胆小的很…就连隐藏摄像机我都不能好好完成。”

“我觉得你其实不怎么喜欢我。”

“我想逃跑了。”

“哥,上了发条的玩具也有转不动的时候。”

 

 

 

金知元眼见着金韩彬回复的消息越来越不对,什么上了发条的玩具,老子就是你的发条,他直接给金韩彬打了过去。

 

 

 

“…喂…”声音拐了八个弯,旁边的崔来星差点从电脑椅上摔下来。

 

 

 

“金韩彬,不是只有你变了。”

“我们一起长大的,这七八年是一起走过来的。”

“我话变少了,朋友也变少了,喜欢宅在宿舍里哪也不去,放空和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多…”

“…你说你最想要的是自由,我他妈就担心啊,韩彬要的自由幸福的生活里,有没有过金知元?”

 

 

 

“韩彬?你说句话…”

 

 

 

“…Bobby哥,我在工作室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孤单…”

 

 

 

“…”

“…我寂寞得快要死掉。”

 

 

 

“…可这次我不会道歉…”

金韩彬深吸了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这次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韩彬。”

金知元语气坚定的,像是在说获奖感言,或是生日愿望。

 

 

 

“和好吧。”

 

做我一个人的太阳。

 

“回到我身边。”

 

只陪我一个人度过午夜最黑暗的时刻。

 

“我喜欢你喜欢的要死。”

 

只照亮我一个人。

 

“double B的另一个B。”

 

只温暖我一个人。

 

“不是B.I,是hanbin。”

 

 

 

金韩彬扣着手指,认真听金知元讲着,直到金知元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突然就笑了起来。

 

 

 

“Kim ji won 可没有'B',你打算怎么圆你这种毫无逻辑的情话。”

 

 

 

“你他妈是真傻还是假傻,”金知元也跟着笑,“开开门,金老师教你个道理。”

 

 

 

金韩彬愣了一下,忙举着电话跑去开工作室的门,开开门发现门口没有人,下一秒他就被金知元一把拽出来按在了墙边,金知元挂了电话,看着金韩彬,他们太久没能仔细看过对方了,对于情侣而言,五天真的太久了。

 

 

 

他吻了上去,得到了一个期待已久的回吻。

 

 

 

 

 

 

“你得学会从床上那回事儿里,体会一下一个傲娇鬼到底有多喜欢你。”

 

 

 

 

 

 

 

 

最后以接吻结束。

 

 

 

 

 

 

 

 

 

 

 

 

可惜金韩彬还是没有戒掉通宵作曲的习惯,不过金知元觉得无所谓了,那个喊着自己眼底已经没有戾气了其实已经怂的要死了的小男孩,根本没有变,他会坚持自己所认为的正确的方向,并且带领自己和成员,一起长久地走下去。

 

 

 

和他们的爱情一起。

 

 

 

 

 

 

 

 

 

 

 

 

 

 

———————————

看了那期心理测试,发现他们两个真的不算是那种特别有安全感的人。

 

 

人都是会变的。

人也都是不会变的。

 

 

“double B的另一个B。”

“不是B.I,是hanbin。”

金知元的意思是,我喜欢是台下捏只虫子都要尖叫的金韩彬,不是舞台上那个光芒万丈的B.I,诚然,B.I是韩彬的一部分,可在金知元身边的金韩彬,不需要永远是B.I,要相信,金知元是他值得依靠的哥哥,恋人,或者,男朋友。

 

他在他身边,不需要永远是那个完美的人。

 

 

高考后的犒赏,来晚了,请作为睡前消遣吧,大家撒欢儿啦。

进化论【正泰







短打。






我好像喜欢他。






田柾国蹲在一边,盯着在和小孩子互动的金泰亨出神,他看着那柔软的发丝随着摇头晃脑的夸张动作在空中散开,太阳的光晕里,像纷飞的细碎金箔。



这哥真好看呢。

谁不喜欢好看的人呢。

对吧?



他咧开嘴笑了,起身走过去,揽住光芒下的人。



“回去吧。”



“啊?可是我还没有讲完故事——”



“有机会再讲吧,”田柾国只是笑着拍了拍小男孩的头,就拉着金泰亨走开了,“经纪人哥要等着急了。”



“喔、哦。”



像是半胁迫或者绑架一般,金泰亨就这么被带走了。








要知道,年龄差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尤其是二忙内和小忙内都能差几乎两岁这样的状态。



爱豆生涯也因此多了许多乐趣。



“新歌的歌词会不会太——丰富了一点。”金硕珍顺了一遍歌词,抬头冲着金南俊挤眉弄眼。



“不关我的事,我只负责自己部分的part!”金南俊刚张了张嘴,郑号锡就先抢答道。



“你那部分已经相当丰富了。”闵玧其指尖弹了弹手里的A4纸。



“泰泰这两句大发了,”朴智旻凑过去对金泰亨声情并茂地念着,“Tell me what you want right now.I'm give it to you girl right now.”



“柾国知道这两句是什么意思吗?”金泰亨转头看向忙内,弯起笑眼,“喔,我们柾国英语不太好呢,应该不懂吧。”



田柾国抬头看他,不化眼妆的眼睛更加无害了,一眨一眨,就要掉出星星的碎屑来,他微微动了动嘴唇,而后咧开嘴,冲金泰亨笑了起来,边笑边摇了摇头。



我不懂呢。

是吗?

你不懂啊。



金泰亨也跟着笑,嘴角四四方方,就好像刚刚调戏未成年忙内的人不是他一样。








再后来,连法定饮酒年龄都已经到了的忙内又想起了那个问题。



“V哥,现在知道那两句英文的意思了吗?”



想问什么呢?



“啊,我也不记得了。”
金泰亨笑,冰凉的可乐握在手里,二氧化碳的细小气泡在易拉罐中欢快跳跃着。
“柾国要教教我吗?”



想听什么答案呢?



田柾国抬手捏上金泰亨的后颈,眨了眨眼,舌尖顶上右腮,又一次摇了摇头。








黄金忙内的占有欲似乎是有点过盛。



金南俊只说,小孩子都这样。








那回是金泰亨发烧了,38°C的体温,整个人都热乎乎的,田柾国陪着他,两个人窝在沙发里,金泰亨软踏踏地歪在他身上,正尝试着打开一个饼干铁罐。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指尖吃力的样子,直接拿过来帮他哥打开了,金泰亨拍拍手,接过罐子去掏饼干吃。



才不是小孩子。

田柾国心里吐槽着。

我有在照顾哥哥的。



“好吃。”
金泰亨咀嚼着嘴里的半块饼干,伸手把剩下半块递到田柾国嘴边,猛的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发烧,又从田柾国嘴边移开了。



“差点就犯了大错呢。”
“我们国儿不能被传染啊。”



田柾国一把抓住金泰亨的手腕,他偏头看向倚着自己的小哥哥,略高的体温紧贴在他身侧,掌心滚烫的脉搏烤得他也有些犯懵。



“我不会生病的。”



似乎大脑和心脏不受控制了。



“别闹,生病很难受的。”金泰亨转了转手腕。



田柾国微微用力桎梏着,然后凑过脑袋去,叼走了金泰亨手里的饼干。



“我不会被传染。”他动着腮帮子,说。



像是要证明什么一般。



那个好看的小哥哥眨了眨眼,笑了起来,眼角和嘴角是田柾国最喜欢的弧度,他搓了搓指尖的饼干碎屑,点点头。



“哥,”田柾国咽下饼干,伸出拇指蹭了蹭金泰亨的嘴角,“饼干屑。”



金泰亨看向田柾国的眼睛,却捕捉不到他的目光,他吞了吞口水,伸出舌尖,舔了下下唇,田柾国眼底的光摇曳起来,“还有吗?”



是在看哪里啊?



“…没有了。”田柾国微微抿了一下嘴唇,接着扭过头,喝光了杯子里的水。



是在看那里啊。



“我不会生病的,V哥也会好起来。”
“我会好好照顾哥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我们国儿不是小孩子了啊。



金泰亨歪头看着沉迷于overwatch的田柾国,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连带着小臂肌肉运动出漂亮的曲线,鼠标滑动点击的声音像是某种节奏感极强的爵士乐,达成了三杀的小子,眼角眉梢满是嚣张得意,然后他扭过头看他,似是邀功又似是炫耀一般,咧开嘴笑了起来。



金泰亨眨眨眼,笑着伸手去抓田柾国后脑勺的头发。






我好像喜欢他呢。










谁不是呢。














————————————
都说他俩的推拉是xxj水平,可据我一个狮子座来观察,这个处女座和这个摩羯座是在棋逢对手的比试谁先动心,没有比他俩更直接又更不直接的了。


作为高考之后的小惊喜,希望不要是惊吓就好了。( ᵒ̴̶̷̥́ω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