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瓜

一把火烧了这世界。
微博:@孙瓜Tempo

操他妈,忙得油尽灯枯了,瞎几把写的,没有时间展开来写好玩儿的故事了,就直抒胸臆了,写的都是没意义的段子,纯粹是想往外倾倒些什么。


冬天还是很好的,阳光,冷风,云彩很少,白天也很少,在落叶掉光的树下抽烟,像是在和树大爷交流一整个年头的工作总结。


“看到对面的梧桐了吗,老爷子我夏天的时候头发可比他多多了。”

“是,是,人家头发没您老人多,他还老掉头皮屑。”

“后生快回家去吧,少点抽烟。”

“您还挺关心我。”

“倒不至于,就是多少年前啊,我有个六姨太,云南来的窈窕烟草,呵,那小腰扭起来——”

“大爷,我家去了,您注意身体。”

招财【原创


 

一场突兀的偶遇。

 

唐小凯蹲坐在马路边,下巴抵着膝盖,乌溜溜的眼睛看着马路对面的商业街,杂七杂八的灯牌闪着或红或绿的光,如果不去看那些小吃车旁边湿淋淋的垃圾桶的话,那些灯光倒是真的可以麻痹一下他。

 

对面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他颇有些执念。

 

“哎。”

有人叫他吗?

他看得太入神了,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迷路了?”

确实是有人在叫他。

 

他抬头看了一圈,是一个年轻人,站在他身侧的视线死角,表情有点不耐烦。

 

杰出青年做好事的话,不能这么不耐烦啊。

 

“没有迷路,谢谢哥哥。”唐小凯眨眨眼,笑了起来。

 

哥哥,张俨皱了下眉,这俩字,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词儿。

“…那就快回家去。”

说完转身离开了。

 

好毛躁的人。

 

 

唐小凯扭头看着那人往酒吧走去,可能,不是什么杰出青年吧。

 

他回过头,继续看着远处辉煌的伪像,时间的流逝在越来越多的明亮霓虹中交织成细密的网,不会有一条漏网之鱼的那种,会割伤鱼鳞的那种。

 

“哎哟,哥来了?”

那个不学无术的东西又顶撞了家中的长辈,于是他又被叫来收拾烂摊子。

 

“…跟我回去。”

 

“我这刚玩儿开呢,朋友都在怎么走,要不哥你也来两杯?”

“哎,我都忘了,咱们张大少已经浪子回头了,不像他弟弟一样——”

 

“回不回?”张俨盯着张恪,伸手拿起了一个玻璃杯。

 

远处是玻璃炸裂的声音,吵吵嚷嚷,接着是破口大骂,唐小凯扭过头去看,有人在酒吧门口打起来了,嘶吼叫嚣着什么,他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他不再去看,努力缩成更小的一团。

 

这边的纷乱丝毫影响不到街对面的乐园,有对儿情侣进了KFC,再出来时,女孩手里多了两只甜筒,就在他在想象那甜筒是什么味道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切好的、叉在签子上的哈密瓜,唐小凯猛得抬头。

 

“不吃扔了啊。”杰出青年腮帮子肿了。

 

“…谢谢哥哥。”唐小凯接了过来。

 

张俨的表情更不好了,举着另一块哈密瓜,坐到唐小凯身边,刚张开嘴,扯着嘴角的口子一阵的疼,他生气地甩手扔了哈密瓜。

 

脾气真不好,唐小凯小口地吃着,偷偷打量着身旁的男人。

 

“…甭看了,被我弟打的。”

 

唐小凯收回了余光。

 

“你多大了,都快十一点了,一个人搁外边晃悠什么?”

 

唐小凯乌溜溜的眼珠转了一圈,他摇头,“有家不能回,都不是什么好故事的。”

 

“操——”张俨气笑了,刚想笑却又一次扯到了伤口,又疼得“嘶嘶”起来。

 

“那就先说你几岁了,说话跟挤牙膏似的,陌生人给的瓜倒是吃得挺踏实?”

 

唐小凯舔了舔嘴唇。

 

“哥哥多大了啊?”

 

“我?我二十六。”

 

“…我十六。”

 

张俨看了唐小凯一眼,“那还不赶紧回家写作业去。”

 

“我妈…家里还有客人,我不能回去。”

 

这话是什么意思,张俨看着那小子愣了几秒,扭回头去,点点头,“行,明白了,厉害。”

 

一时无话,张俨被打的有点发蒙,不想回家,唐小凯想多看几眼街对面的灯光,不能回家,两个人这么坐着,直到唐小凯看到了第二对拿着甜筒从KFC走出来的情侣——

 

“哥哥。”

 

“…嗯?”张俨生硬地应了一声。

 

 

“…哥哥可以给我买个甜筒吗?”他看着他,指指街对面。

 

突然就起风了,夏末的夜风已经透着凉了,唐小凯的眼睛莹莹发亮,像是夜店里那帮女孩手指甲上的水钻,不,不,这双眼睛要比水钻高级的多。

 

张俨舔了舔嘴角的伤口,“我就那么像个钱多人傻的富二代吗?”

 

唐小凯转了转眼睛,点头。

 

“得,就当你夸我了,”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走,富二代给你买甜筒去。”

 

唐小凯跟着站起来,张俨抬手帮唐小凯拍了两下裤子上的灰尘,拉着他手腕过了马路。

 

“哥哥,你好像挺好骗的。”

 

“想过得容易点,凡事就别细琢磨。”

 

两个人进了KFC,灯光明亮的店面,比唐小凯想象中的宫殿要简陋很多,但是这里四处都是明亮的。

 

“吃什么味儿的?”

“…要——”唐小凯梗住了,他不想露怯,可他从来没有在肯德基买过东西,他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地方。

 

“弟弟,你好像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张俨又笑,碍于嘴角的伤口,笑得别别扭扭的,“甜筒和圣代都一样来一个,圣代打包,甜筒小孩儿自己拿着。”

 

唐小凯直到出了门,都没再说话,抹茶味的,芒果味的,巧克力味的,原味的,两个人拿了满手,唐小凯小心地舔着甜筒最顶端的冰淇淋尖,张俨两三口吃完了一个,冰淇淋让他肿痛的脸颊缓解了很多。

 

“…啊。”

唐小凯抬头看向张俨,他还没有尝过那只芒果味的甜筒,就被全部吃掉了。

 

“你到底骗我什么了?”张俨看到了那个眼神,但是没有点破,“这么多冰淇淋都不够换你一句实话的?”

 

唐小凯眨眨眼。

 

“我还两个月,就十八岁了。”

 

 

 

“操,差那三五天的事儿吗?”

 

 

这场偶遇让他们会为对方长久停留。

 

 

 

 

一直用文字骗取你们爱心的手刹不太灵的飞车党孙瓜是身高176体重127斤的山东人,真的姓孙没错。


【不是罗圈腿是宅男本质让我把裤子穿出了膝盖】

【忙的焦头烂额,于是来刷刷存在感】

【初雪乍晴】

【冬天快乐】

【你们要快乐】

生来是为了创造不是为了胜负。

就说为啥有一丢丢嫌弃石墨呢…因为绿色蚱蜢又被封了……………………从今往后我写儿童文学。

不是说扫黄打非嘛!最近怎么也没见动静了!我之前贼怂该锁的都锁了!人巨怂➕被害妄想症,还有一些还在锁着,等有空整上来…怂死我算了…

应广大同志要求,我终于弄了个石墨,主要是我之前被石墨坑过,就有点小小的嫌弃【小声逼逼】谢谢石墨爸爸!【大声嚷嚷!!!】

恢复了几篇,占个tag对不住大伙儿,最近忙的很,等忙完,我会都收拾上来的,犬马也开始写了,都在的都在的,多些耐心给我啦,我这边下雪了呢,大伙儿多穿点,秋裤都穿上!啵!

斯文败类

动物本能

万有引力

绿色蚱蜢

苦海

纵火

万有引力【双B






一报还一报。









——————————————————

我靠这文被我手滑删了卧槽???

旧文补档,大伙儿宽恕则个,作揖。

“来招招手呀~”🐰🐣

太好啦!小房子炳坤贤硕在一个组合里!!!


【大力pick我们炳坤!!!!!!!!】


【可是崔来星呢爆哭!!!!!!!】


【来星转幕后了,我的谈星cp也…】


【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