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瓜

“介绍越少显得越屌”
详介:“混得不好快乐很少”

长刀无鞘,挥臂斩去,热血在皑皑雪野中甩出一道赤色的烙印,那滚烫的印记活生生地烙在白雪之上,白雪渐渐消融成红色的水,他盯着那道血迹,像是这片白茫茫的天地中一道突兀的伤口,他后悔拔刀了。 ​​​


他迷路了,不知道要去哪儿,也忘了要找什么人,雪越下越大,他睁不开眼,包袱里的人头已经冻成了冰疙瘩,他更后悔了,为什么他做的是买凶杀人的买卖而不是买凶杀鹿,他现在很饿。

得往东边去。他只记得这一句话。 ​​​

他看着那寒泉一般质地的光洒在它的枝杈上,它的茎叶上,它那早已沉默的搏动和亘古不变的脉络之中,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是骨骼的延展,是血肉的朹结,那几乎干涸的植物竟然活了过来,抽条拔节,发身长大,他甚至觉得,现在一刀砍下去,它会流出腥浓的血。


他紧了紧握刀的手,抬手砍了下去,那植物活了又死,翠绿的根茎流出殷红的血,一切都完了,他不再需要救谁,也不再需要为谁所缚,这天下的至情至信至性至义,他都给毁的一干二净。今日,是他背上“离经叛道,欺师灭祖”的名声的第一日。


离经叛道,欺师灭祖。

字字诛心,句句见血,他浑身上下都是他们给的东西,他的骨,他的血,他的命,他二十二年的人生,他一身武艺身法,他掌中的印、指尖的咒,他尊的师、重的道,他的一切一切,他还不回去的,他怎么也还不回去的,他得活下来,他还有事要做。他想了想,也好,这八个字他背就是了,怯懦的人本来就是他。


【以前我是写仙侠的我认真的。

操他妈我笑点长夕阳红line身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大哥吹了小号之后打通任督二脉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掉下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两个哥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忙内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直接做起俯卧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夕阳红line的BGM还是trot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绿色蚱蜢【双B

 

 

 

ABO

 

 

 

 

 

 

伏特加与薄荷草。

 

绿色蚱蜢(Grasshopper,又名青草蜢),以白色可可酒、绿薄荷酒和鲜奶油调配而成的鸡尾酒,口味香甜,有薄荷香气,可以当甜点饮用。

飞天蚱蜢(Flying Grasshopper,一种改变自绿色蚱蜢的鸡尾酒)以伏特加为基酒,加入绿薄荷甜酒和白可可甜酒调配而成,酒精度数高,薄荷香气强烈。

伏特加,为人所熟知的烈酒,谷物发酵,层层蒸馏过滤,味道清冽,且无明显香气。

 

 

 

 

 

 

金知元进公司的时候,刚过完十五岁生日没多久,跟着主事的努那楼上楼下地跑,办了一堆手续,最后在合约书上签了名字之后,他才有了一些实感。

 

 

这里是韩国首尔,他的故乡,他将要大展拳脚的地方。

 

 

和他一起练习的是一个个子小巧的哥哥,和一个颇有些单薄的弟弟,不过这位弟弟是个前辈来着,他在电视上见到过他,Indian boy,B.I。

 

 

 

 

金韩彬。

 

 

 

 

“不明白的问就我,我之前学过一点舞蹈,勉强能帮上忙。”

 

 

太谦虚。

哪里勉强。

金知元看着他那副想示好又有点生疏样子,觉得好玩。

 

 

“是,谢谢韩彬前辈。”

他故意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年纪,比他小一岁呢。

 

 

那小子果真皱了下眉头,也只是一小下,转头又去镜子前练动作了,“我们再来一遍吧。”

 

 

 

 

害羞了。

有意思。

 

 

 

 

到后来金知元和金韩彬熟络起来,也经常会被金韩彬直呼大名,“两周敬语”被当做公认的梗拿出来逗乐,金知元听了只是笑,眉眼弯弯,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见天日的练习生时期过得很快,每天做的事都像是复制粘贴一样,时间的流逝变得模糊起来,直到金韩彬分化的那天,金知元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时光。

 

 

十六岁的金韩彬,练舞的时候突然流了鼻血,止不住地流,接着就软踏踏地倒在地板上犯起了迷糊,金知元正手忙脚乱地往金韩彬鼻孔里塞卫生纸球,金振焕推门进来,迎面扑来的薄荷气息像牙膏,漱口水,口香糖,润喉糖,驱蚊喷雾等等金振焕一瞬间能想到的所有薄荷味的东西叠加在一起再乘以百倍的力度,冰得金振焕猛得打了个激灵,小大哥是橘子味的Omega,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赶忙让金知元背着金韩彬一起去了医务室。

 

 

“打一针就好了,分化引起的第一次发情都会比较强烈,正常生理反应,没什么问题。”

 

 

金知元听着这些半学术半成人色彩的字眼犯迷糊,他疑惑地看向金振焕,金振焕眨眨眼。

 

 

“都忘了。”

“我们Bobby是弗吉尼亚的野生boy来着。”

 

 

小大哥一边给金韩彬掖好被角,一边给金知元上生理卫生课,听完之后金知元也没明白个什么南北西东的,就记住一个。

 

 

 

 

味道。

 

 

 

金韩彬。

 

 

 

是什么味道?

 

 

 

 

分化有早有晚,金知元在的这批练习生拢共没几个分化完成的,分化了的也大都是Omega和Beta,小孩们没几个特别注意遮掩自己的气味的,发情期到了就去医务室领两针抑制剂,如狼似虎的成人世界好像跟他们不搭边,往后的日子也没有什么差别。

 

 

天热了的时候,金振焕就逗金韩彬,要他多释放一些薄荷味,凉快凉快,金韩彬就傻笑地盘腿坐好,装作大师发功一样“嘿哈”几下,味道也没有比第一次发情更浓郁过了,应该说是,那一次之后的每一次发情,都没有更浓郁的薄荷味出现了,金振焕这么说。

 

 

发情这个词,放在金韩彬身上总是有些突兀的。

 

 

金知元脑海里那几个怎么排列组合都带点性暗示意味的字眼不停地回荡着,这个时候,他又会想到另一个问题,自己会分化成什么?

 

 

AO都行,他不在意如今对待性别有些偏颇的社会,只是他不想做B,因为——

 

 

 

 

他想要闻闻看。

 

 

 

到底是什么样的薄荷味。

 

 

 

 

“唉,是冷冰冰的味道呢,闻多了会打冷颤的那种,我们韩彬果真是个冷都男。”金振焕有模有样地说着。

 

 

“跟哥一样像个行走的芬达似的就不冷漠了?”金韩彬坐在电脑前换歌,头都不回地反击道,软糯地嗓音抛出力度十足的话语,金振焕招架不住,赶紧认怂,乖乖爬起来练舞。

 

 

金知元愣了一下,他似乎能想象到那种味道了,或许像他本人的性格一样,清新中夹杂着些许辛辣的刺激味道。

 

 

 

 

对吗?

 

 

 

 

他盯着金韩彬的那截后颈,盯着那种他无法感受到的气息的源头,舔了舔下唇。

 

 

 

 

“等会儿把这首歌Remix一下,给Bobby哥切进来的时候的定点,加个节奏提醒,应该就没有问题了。”金韩彬来回拖着歌曲的进度条,似乎是斟酌了一下,之后点点头。

 

 

“呀,振焕哥都去练舞了,Bobby哥怎么还坐着?”老虎老师回过头,发现了愣神的金知元。

 

 

“是、是。”

金知元转瞬笑得蓬勃灿烂,举着双手做投降状。

 

 

 

 

他像一个冰做的人。

 

 

 

 

 

 

 

 

四月份,宋尹亨进了公司,同是95年的,他也没有分化,这让金知元不那么郁闷了,金韩彬就吐槽他俩,说95年出生的这一批质素不行。

 

 

金知元装模作样地撸起袖子,笑,“要被哥转着圈打吗?”

 

 

宋尹亨心无旁骛地煮着自己的加强进阶版本奶油意面,想着自己的信息素要是什么蛋黄酱味的就好了,闻起来也很解饿。

 

 

那边两个人推搡了几下,金知元反手把金韩彬扛到肩上原地转圈,接着两个人都晕头转向地栽进沙发里,金韩彬晕乎乎地直哼哼,金知元抬手去捏金韩彬后颈,那个还没回过神的弟弟突然瑟缩了一下,和当初他喊他前辈时皱眉的力度一样轻的一小下,紧接着,像是要掩饰刚才的反应一样,翻出手机随便划了起来。

 

 

 

 

嗯?

 

 

啊。

是啊。

他都忘了。

韩彬和自己不一样。

 

 

他已经分化了。

 

 

 

 

那他刚刚,金知元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金韩彬竟然在用自己的意志力压制自己的本能反应——后颈的腺体,对Omega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两个人都在想事情,一时无话,厨房里传来宋chef哼的跑调了的trot,诙谐的BGM让气氛又松弛了下来,金韩彬扔了手机,歪在金知元身上,软得像一只液态的猫,金知元拢了把刘海,点开来一个闯关的手游,他们这样子,能安静地待一下午。

 

 

其实金知元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金韩彬,他想知道分化的滋味,想知道成年的感受,想知道发情期要怎么度过,他更想知道,金韩彬发情的时候,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是一起偷看的棒球片,是rap部分那几句R18的歌词,还是什么理想型?

 

 

总会有一个什么人,在一场激烈的情事中,咬破你的后颈,对吗?

 

 

那个人——

 

 

哈。

 

 

最好别是我讨厌的人吧。

 

 

 

 

“哥,你死了。”

 

 

“啊,不玩了。”

 

 

 

 

这冰要融化在谁的怀抱里。

 

 

 

 

 

 

 

 

半年多之后,又来了一个练习生,金知元早到了会儿,推门就看见了那个大男孩,坐在长椅上,表情有点呆,金知元主动过去打了招呼。

 

 

“你好,新来的练习生?”

“我叫金知元,往后应该是一起练习的伙伴。”

 

 

“啊,您好。”

“我叫具晙会,今年15岁。”

 

 

“原来是弟弟啊,我17岁。”

 

 

男孩愣了一下,又慌忙地叫哥,两个人聊了几句,金韩彬一行人正好推门进来,宋尹亨见来了新伙伴,挺高兴地上前搭话,可金振焕和金韩彬却站在门口没有动。

 

 

“来了个小忙内呢,快过来啊。”金知元招招手。

 

 

金韩彬摘了帽子,扇了扇风,又重新戴上,“…有点闷。”

 

 

“…这孩子是个Alpha吧,”金振焕摸了摸鼻尖上的汗,“孩子啊,要不你先跟我们去医务室领点喷雾吧,虽然你的味道很好闻,可我和韩彬都是Omega…闻多了会有点难受…”

 

 

这个最小的孩子,身上有松林的味道。

 

 

具晙会很乖巧地跟着哥哥们去了医务室,留下金知元和宋尹亨两个人在练习室里大眼瞪小眼,并且互相嫌弃自己95年的亲故质素不行。

 

 

男孩们交朋友很容易,性别的问题也没有几个人在意,到了发情期和易感期就搭伙儿去医务室领抑制剂,针剂比口服药效果快,可具晙会怕疼,只能翻着白眼喝味道不怎么样的糖浆。

 

 

金振焕和具晙会待在一起的时候,身上的橘子味会被松林的味道冲淡许多,金韩彬提起来的时候,还故作高深地笑了一下,“没准以后就是一片橘子林啦。”金知元听不太懂,因为他仍旧闻不到,闻不到他们的味道,也闻不到金韩彬的味道。

 

 

 

 

 

 

 

 

往后的日子过地飞快,到了年初,金东爀也加入了他们,这个97年的男孩早就分化成了Alpha,淡淡的斑斓叶香气让宋尹亨羡慕不已。

 

 

金知元有些无奈地挠着头发,95年这一批可能真的是质素不行,宋尹亨秉着顺其自然地态度,依旧六根清净地研发着自己的究极进阶版本奶油意面。

 

 

金东爀作为二忙内一直很乖巧,但是具晙会熟络起来就开始没大没小了,和金韩彬整天顶嘴,仗着体型优势去闹这个比他大了一岁的“亲故”,有一次玩得厉害了,抬手去握金韩彬的后颈,金韩彬像只灵巧的猫一样闪身踩了具晙会一脚,并且给具晙会加练两个小时外带五十个俯卧撑。

 

 

金振焕陪着具晙会加练,小脸水当当地往下滴汗,还不忘细心地叮嘱具晙会,Alpha不可以随便摸Omega的后颈哦。

 

 

金知元拿起矿泉水的动作顿了一下,接着拧开盖,仰头喝了大半,又递给金韩彬。

 

 

我就可以吗?

 

 

金韩彬看都没看,接过来就喝。

 

 

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可以呢?

 

 

他转身坐在角落里休息,金韩彬在镜子前晃来晃去,宽大的白T罩在那副身架上,单薄得像什么似的,像什么呢?

 

 

像他曾经看过的一部棒球片里的贫乳妹子。

 

 

呀。

在想什么呢。

 

 

不经意间,他已经盯着那截后颈晃了好久的神,仿佛那里变成了一种吸引他的执念,而那执念,早就不单是想要嗅到金韩彬的味道而已了。

 

 

后来,再被问起想要分化成什么性别的时候,金知元不再敷衍了事的说“都行”了。

 

 

“A。”

他垂下视线,看远处那双vans说道。

 

 

他想要做,把这冰融化成一滩水的人。

 

 

 

 

 

 

 

 

刚刚初春,金知元竟然被半夜热醒了,颇为烦躁地去厕所冲凉,擦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回宿舍的金韩彬。

 

 

“又这么晚?”他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可乐,打开一罐递给金韩彬。

 

 

“…Bobby哥,我可能真的气运不太好。”金韩彬的语气很疲惫。

 

 

“嗯?”冰可乐下肚,金知元皱了皱眉头,他脑袋有点难受,刚才的水可能太凉了,“出什么事了?”

 

 

“…社长说要弄个生存赛,和昇润哥他们…”金韩彬无意识地往金知元身上靠。

 

 

金知元顿了一下,一口气喝掉了半罐可乐。

 

 

“…那你今年的生日,又要泡作曲室了?”一句指东打西地反问。

 

 

“泡作曲室算好的了,要是在台上才真的…”

 

 

“要是台上,我就直接祝你生日快乐,拿麦克喊出来的那种。”他笑嘻嘻地抬手去抓金韩彬的发顶,装作不经意地远离了金韩彬的skinship范围,“休息吧,其他的事,明天再想。”

 

 

“做好该做的,总会有好结果的,你说过的。”他没等金韩彬回他话,就转身回了卧室。

 

 

脑袋实在难受,大概感冒了吧,金知元抬手揉了揉鼻子,一丝甘凉的味道,他怔了一下,又低头仔细去嗅。

 

 

 

 

浅浅的薄荷。

 

他闻到了。





👉🏻下半部分












他偏过头看向金韩彬,手指插进金韩彬的头发里来回梳理着,又抬手轻轻嗅着自己的指尖,薄荷酒心糖的感觉,他在金韩彬身边侧躺下来,看着金韩彬薄薄的单眼皮发呆,于是一切又都有了实感。

 

 

 

 

 

 

成功出道之后,就得准备结婚了啊。

金知元这么想着。

 

 

 

 

 

 

 

 

 

 

 


——————————

金振焕:呀,你俩离我远点,薄荷鸡尾酒!

金韩彬:呀,橘子林更光荣吗?!

 

不到半个月,宋尹亨也分化了,柠檬草味道的O,金知元说这味道挺好,闻着开胃,宋尹亨十分沮丧,“那不是越闻越饿。”

 

因为时间线问题,没有写到粲右出场,忙内是可可豆和咖啡豆的混合味道,完全Alpha没有异议。

 

abo的乐趣确实在于酣畅淋漓地开车,主要是我能力不足,实在是写不出来酣畅淋漓的感觉,然后就是,更多的去描述了心境变化和分化的症状还有标记所赋予的意义吧,感觉打得太偏了,abo写的像他妈玄幻小说,叹气,我的abo世界有点乌托邦哈哈哈,总而言之,完成了,一个花吐症👉🏻《血腥爱情故事》,一个abo《绿色蚱蜢》,红配绿赛那啥哈,累坏我了,大伙儿晚安!

 

还有就是有个好玩儿的事,就是我前面提的,伏特加和薄荷酒调配的鸡尾酒叫做飞天蚱蜢,他的初始版本叫绿色蚱蜢,但是我思考了很久,如果我给文起名叫飞天蚱蜢,估计就直接没人看了。【笑哭】

 

 

 

 

你问khb会不会怀孕,这我不知道,得看kjy打的准不准了。【操他妈我在说什么!

 

 

 

 

都给我嗑元攻!稳住军心不要动!

请不要因为它是小时代插曲而错过它,而且,其实,我还是非常喜欢郭采洁小姐姐的顾里的。

贵公司不是有恋爱禁令?

提问,是谁?


【下午出门忙了一下午,瓜直男被妇女同志拉出去逛街,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这种赫兹就很适合想东西或者完全不想东西的时候听。

宫殿【双B






安放珍宝。







台风过境。←点击就送屠龙宝刀。















————————————

金韩彬要建造一座名为金知元的宫殿,在宫殿中日日夜夜地游览。 

金知元要建造一座名为金韩彬的宫殿,在宫殿中日日夜夜地守候。